在2014年由Google以5亿美元价格收购後,DeepMind始终尝试与Google体系维持一定距离,其中包含透过组建独立人工智慧伦理委员会,或是透过法律方式确保本身在Google体系内部独立性,但成效微乎其微,後续更有不少Google员工反对公司将人工智慧技术应用在军事领域,或是其他违反公司发展精神的场景。

DeepMind共同创办人Mustafa Suleyman目前已经离开Google,并且加入风险投资公司Greylock Partners。

在此之前,Mustafa Suleyman因其高压管理方式引发DeepMind员工抱怨,因此在2019年被迫离开DeepMind,转入Google体系担任人工智慧产品及政策总裁,透过制订人工智慧技术使用伦理,避免此类技术遭滥用。

不过,Mustafa Suleyman坦承Google在人工智慧技术道德伦理规范仍有改善空间,但确实尝试透过不同监管方式、道德规范,以及不同类型研究,避免人工智慧技术被用於不当情况。

在2014年由Google以5亿美元价格收购後,DeepMind始终尝试与Google体系维持一定距离,其中包含透过组建独立人工智慧伦理委员会,或是透过法律方式确保本身在Google体系内部独立性,但成效微乎其微,後续更有不少Google员工反对公司将人工智慧技术应用在军事领域,或是其他违反公司发展精神的场景。

DeepMind近年来在人工智慧技术应用,最令人深刻的应该就是以AlphaGo电脑系统顺利击败南韩棋王,而後续藉由《星海争霸II》训练人工智慧系统,藉此让电脑系统可模拟人脑视觉与判断方式,透过反应速度必须更快的即时战略游戏让人工智慧系统学习在每一个操作决策更快推论。

後续发展更以海马记忆模式为设计,让人工智慧可对应更深入推理运算,并且在2020年底推出能自主学习新规则的人工智慧MuZero,另外也以人工智慧技术解决50年以来困扰科学家的蛋白质折叠结构难题,更协助Google母公司Alphabet成立药物研发公司Isomorphic Laboratories,藉由DeepMind人工智慧技术提供药物相关分析模型,让药商能以此加快新药研发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