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徵(580年—643年),字玄成,唐朝政治家。曾任谏议大夫、左光禄大夫,封郑国公,以直谏敢言着称,是中国历史上最负盛名的谏臣。

魏徵以性格刚直、才识超卓、敢於犯颜直谏着称。凡是他认爲正确的意见,必定当面直谏,坚持到底,决不背後议论。有一次,唐太宗对长孙无忌说:「魏徵每次向我进谏时,只要我没接受他的意见,他总是不答应,不知是何缘故?」未等长孙无忌答话,魏徵接过话头说:「皇上做事不对,我才进谏。如果皇上不听我的劝告,我又立即顺从皇上的意见,那就只有依照皇上的旨意行事,岂不违背了我进谏的初衷了吗?」太宗说:「你当时应承一下,顾全我的体面,退朝之後,再单独向我进谏,难道不行吗?」魏徵解释道:「从前,舜告诫羣臣,不要当面顺从我,背後又另讲一套,这不是臣下忠君的表现,而是阳奉阴违的奸佞行爲。对於您的看法,爲臣不敢苟同。」太宗非常赞赏魏徵的这一观点。

在国家大政方针上,尤其是大乱之後拨乱反正,魏徵主张宜快不宜慢、宜急不宜缓。唐太宗即位之时,百废待兴。一天,他问魏徵:「贤明的君主治理好国家需要百年的功夫吧?」魏徵不同意太宗的想法,他说:「圣明的人治理国家,就像声音立刻就有回音一样,一年之内就可见到效果,两年见效就太晚了,怎麽要等百年才能治理好呢?」尚书仆射封德彝嘲笑魏徵的看法。魏徵说:「大乱之後治理国家,就像饿极了的人要吃东西一样,来得更快。行帝道则帝,行王道则王。事在人爲,而不是人民是否可以教化。」太宗听从了魏徵的意见,积极采取有效措施,只过了三两年,唐朝就出现了贞观之治的局面。

魏徵曾请假回家上坟,回来後对太宗说:「听别人说,皇上打算去南山游玩,一切已经安排妥当、整装待发。但现在您居然又不去了,是什麽原因呢?」太宗笑答:「起初确实有这样的打算,但是担心爱卿你责怪,所以就半路停下了。」太宗曾得到一只很好的鹞鹰,放在手臂上把玩,看见魏徵前来,赶紧藏到怀中。魏徵上奏故意久久不停,鹞鹰最终闷死在太宗怀中。

唐太宗有时也免不了对魏徵不顾「天子」面子,当面揭短而大光其火。有一次,魏徵又在朝廷上把唐太宗弄得很尴尬。退朝之後,太宗发狠道:「魏徵每次上朝都扫我的面子,我早晚要杀了他!」当然,唐太宗最终没有杀魏徵,想通之後,反而更加信任他了。

魏徵和唐太宗相处十七年,一个以直言进谏着称,一个以虚怀纳谏出名,尽管有时争论激烈,互不相让,最後太宗也能按治道而纳谏。这种君臣关系,在历史上极爲罕见。在魏徵爲代表的大臣带动下,出现了贞观羣臣争相谏诤的空前绝後的局面。

魏徵去世後,唐太宗极爲思念,感慨说:「夫以铜爲镜,可以正衣冠;以古爲镜,可以知兴替;以人爲镜,可以明得失。朕常保此三镜,以防己过。今魏徵殂逝,遂亡一镜矣。」这恐怕是历代大臣中所享受的最大的哀荣了。魏徵成爲唐太宗预防自己犯错的一面明镜,充分体现了他在唐太宗治理国家中不可替代的作用。

热爱生活 | 关心社会 | 分享转发 | 共同进步

网址:http://www.bjqx.org.cn/

投稿或版权合作: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