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就让我们来聊一聊代表变革的一卦——革卦:离在下(离代表火),兑在上(兑代表泽),合在一起就是「泽火革」。下面是火,上面是水,水火不容,则成变革之势。

这一卦的卦辞是:革。己日乃孚。元亨利贞。悔亡。

意思是到了「己日」这一前後交相转变之日推行变革,才能得到人们的信任,前景亨通,坚守正道,懊恼消失。《杂卦传》说:「革,去故也。」要除旧布新。

爲什麽必须等到「己日」,才能推行变革呢?

「己」是十天干——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中的第六个,代表前五日与後五日的交相转换之时。

「己日乃孚」是过一半了就取得诚信,取得了别人的信赖,才能够动手改革。「孚」是信任的意思。没有得到别人的信赖就改革,恐怕会造成猜疑和灾难。

爲什麽不能早一点推行改革?原因在於变革旧的事物绝对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需要一段时间的准备,才能逐渐被人们理解、接受。如果贸然变革,可能会带来动荡不安,所以要特别谨慎。

「元亨利贞」用在革卦这里,表示改革之後,又有新的开始。变革难免造成动荡,但终将回归正常,变革稳定之後,懊恼便会消失。

总结:变革想要取得成功,必须坚持两点:

自古以来,任何变革想要成功,都要克服相当大的阻力和惯性,因此,推行变革必须考虑「天时、地利」客观条件,更要关注「人和」这一主观条件。变革者如果能够依道而行,顺应历史发展规律来推行变革,必然可以取信於民,赢得民心!

我们来看看变革的六个阶段:

用黄牛皮做的坚韧的牛皮,把自己紧紧包束起来,一开始不可轻举妄动。

进入革卦,要革新、除旧,当然会很兴奋,但是此时初九还处於卑下的位置,变革形势有不明朗,必须先自行稳住,小心行事,以待时机。

到了「己日」这一前後转换之日才来变革。果断地进行变革,吉祥,没有灾难。行动,就会有美好结果。

六二是阴爻居中位,柔顺而有中正之德,具备了变革的主观条件。客观上,经过前一段时间的发展,旧的东西非去不可,到了亟需改变的机会窗口。

因而,必须抓住这个时机,果断采取行动,不能再犹豫了。

急於行动必然有凶祸,坚守正道以防备後患。革言,就是关於变革的思想言论,这些思想言论需要反覆斟酌和推敲,必须经过多次研究和审慎的思考,才能得到人们的理解与信任。

变革需要特别的准备工作:

初九阶段还不能莽动,须稳住自己;

六二阶段,准备完成,可以开始了;

到了九三的阶段,又出现了很大的考验。

九三居上下卦之间,正是水火冲突之际,前进与正固都有困难,是「非凶即厉」的处境,往前走是凶,停下来有危险。

变革不能停,必须往前走,但往前进的阻力很大。

此时,要安居其位,三思而後行,也就不必再躁动了,获得人们的理解和支持。否则,一着不慎,满盘皆输。

到了九四这个阶段,各种懊恼消失了,因爲变革已经上道了——各种准备工作和各种铺垫都已经做好了,人们逐渐接受了变革的思想,不再有疑惑、纠结、怨恨的情绪。变革的美好蓝图也已经清晰可见,前途一片光明,所以,革除旧命,必获吉祥。

革卦的一个特色,就是九三、九四、九五都「有孚」,这说明要做任何改革,最重要的就是取得大家的信赖。

到了九五这个阶段。大人积极推行变革,如猛虎下山,尚未占问就能得到人们的信任。

爲什麽大人推行的巨大变革,不需要占卜呢?

因爲大人的美德合於天地之道——「夫大人者,与天地合其德 ,与日月合其明,与四时合其序,与鬼神合其吉凶。」

九五这一爻是革卦之主。九五爲阳爻,又处尊位,所以称爲「大人」,因爲大人是变革的主体。如周文王、周武王爲了周朝建国所做的种种变革,以及孙中山领导的辛亥革命,即是「大人虎变」。大人推行的变革是利益天下的巨大变革,顺应大道、天下爲公、正大光明、无所隐匿,因而天下人看得清清楚楚、心里明明白白,无不信从。

由此可见,在推行变革之际,变革者的「人格力量」是多麽重要!当变革者能够去除内心的私慾与不明,以「无我利他」之心来推行各种变革举措,那麽天下人自然就会云集响应!

孔子曰「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领导者想要取得变革成功,必须从「修身、齐家」开始,於是便能「治国、平天下」。

最後一爻是「上六」

意思是:

在变革过程中,君子从内心理解和配合变革,如豹子般行动敏捷迅速;

而小人只是在表面上变换一下自己的行爲,应和变革大势,但内心未必真的认同。

此时,继续推进变革有凶祸,守住正道则吉祥。

虎与豹同科,但豹比起虎来要略逊一筹。因而,才有了「大人虎变」和「君子豹变」的差异。

在任何巨大的社会变革或者组织变革中,领导变革者是最爲坚定无畏、最有前瞻眼光和远见卓识的,推行变革正如猛虎下山。

在全国人民对於抗日战争尚无信心的时候,毛泽东这位伟大的军事家、政治家和思想家,就写出了《论持久战》一文,指出对日战争必获胜利、但需要相当长的双方相持的斗争阶段,这属於大人虎变。

而更多的国民党将领或者共产党将领,在领会和理解了毛泽东的战略思想之後,做到「君子豹变」——灵活敏捷地执行和追随毛泽东的这一军事战略。

无论是大人也好,或者君子也好,都是要将内在的光明展现出来,不断地改变自己的内在和外在,并且通过自我变革,来实现组织变革、乃至社会变革。

而小人的改变无法及於内在世界,小人之所以爲「小人」,是属於既无远大志向、也无内在觉悟之人,其外表可以变来变去,但内心没有真正改变!因爲未能「洗心」,所以只是「革面」,做做表面功夫而已。

对於几乎每个人来说,最难的都是面对自己,最难的是革自己的命,最难的是擒「心中贼」!

黎巴嫩诗人纪伯伦曾经写过这样一首小诗,描述过灵魂深处的反省,名字叫做《我曾七次鄙视自己的灵魂》。

第一次,它本可进取,却故作谦卑;

第二次,它在空虚时,用爱欲来填充;

第三次,在困难和容易之间,它选择了容易;

第四次,它犯了错,却藉由别人也会犯错来宽慰自己;

第五次,它软弱无力,却认爲是生命的坚韧;

第六次,当它鄙夷一张丑恶的嘴脸时,却不知自己正是其中一副;

第七次,它侧身於生活的污泥中,虽不甘心,却又畏首畏尾。

正如纪伯伦所说:一个人有两个我,一个在黑暗里醒着,一个在光明中睡着。一个人可以是烈火,也可以是枯枝。那麽,你想选择做怎样的自己呢?